第五百一十九章 来的不是时候

最新网址:www.washuwx.com

魏元洲等人明显是满脸担忧,想要说点什么,但却又面面相觑,没有人先开口。

最终还是苏红袖蹙眉靠近,她像是猜到了什么,艰难组织着措词,随后轻声道:“我会提醒他们……不会影响到你的特殊癖好。”

“……”

“呃。”

被沈仪那双漆黑眼眸盯着,不知是碍于对方宗主身份的压迫,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苏红袖忽然有些慌张起来。

这是她很少有机会体验到的一种情绪。

“我不是那個意思。”

苏红袖也是注意到了自己这话容易被人误会,平日里略显冷硬的俏丽脸庞上渐渐多出些许窘态,她侧过身去,避开墨衫青年的注视,摆了摆手,故作平静解释道:“我只是觉得,实在是太危险了。”

她这副模样落在众人眼里。

搬山宗两人还未觉得什么,白巫眼底却是涌上了一抹浓郁的震撼。

见鬼了!他认识苏红袖这么多年时间,还是第一次见到对方流露出这般神情。

“……”

沈仪白了这女人一眼,收回视线,轻点下颌道:“不必担心,我有自己的打算。”

要说打算是真没什么打算。

主要是在西洪这片陌生的地方,沈仪最信任的同伴还是万妖殿中的两位分殿主。

但由于上次南龙宫来使的事情,这两尊镇石已经引起了堪比合道境的柯家太子的注意。

在沈仪有信心能在合道境大妖手底下保命之前。

他是不可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两尊镇石和自己有关系的,别说是几位道子,就算是南洪七子的那些宗主也不行。

沈仪不习惯把这种涉及性命的事情交到别人手中。

“好。”

苏红袖同样点点头,对于一个能靠一己之力挽救南阳宝地,并在极短时间内获得南洪七子认可,真正登上宗主宝位的存在而言,提醒到这里就已经足够了。

哪怕再怎么不放心,但身为道子,哪有替宗主做决定的道理,再说下去便有些越矩了。

在仙宗之内,宗主便是一言九鼎的存在,当然,相应的也要有承担后果的准备。

“好?”

阎崇嶂终于是忍不住了,这几个道子脑子里在想些什么,这就算完了?

南洪七子舍得沈仪去冒险,他搬山宗可舍不得!

然而没等他发话,几位道子已经缓步走了过来:“阎道友,边走边谈吧。”

魏元洲收起心底的失落,现在那些儿女情长的小事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不能再让这位搬山宗道子继续下去了,要不然沈仪南阳宗主的尊号,迟早得变成搬山宗主。

“真是搞不懂你们。”

阎崇嶂无奈咬咬牙,给杨运恒使了个眼色。

这位搬山宗大长老愣了愣,随即明白过来对方的意思,顺势从储物宝具中取出了一枚玉简:“沈小友,此乃附近的地图,你刚来西洪,即便要出去,也一定要先熟读此物。”

身为外人,没有理由去阻止此事,那就只能尽量把风险降到最低了。

“多谢。”

沈仪神情终于认真了起来,以搬山宗的强横程度,身为一方霸主,对周围的了解肯定是其他势力远不能及的,这枚玉简可比先前那些丹药更有用。

他伸手收下玉简,随即拱手行礼。

别管搬山宗有没有带别的心思,自己总是收了不少好处,只不过现在自身都难保,只能等缓过来后再做偿还了。

其余人都觉得沈仪对南洪七子并没有多少归属感。

包括这几位对他最熟悉的道子。

毕竟以沈仪的天资,就算南洪七子在与龙宫的争斗中落败,他顶多也就是损失一块合道宝地,以其冠绝古今的天资,宝地这种东西,大概率会有别的势力愿意给,譬如眼前的搬山宗。

刚刚出来不到一年时间,跟南洪七子间更谈不上什么恩情。

这样的人,就好似那无根浮萍,给人一种随时都有可能离开的感觉。

但实际上,只有沈仪才知道自己的压力有多大。

他穿越过来仅寥寥几年时间。

无论是青州,还是大乾的那些熟人,都需要依靠宝地而活。

若是真的被龙宫踏平南阳。

那他就真的不剩下什么了。

修炼总得有点什么意义,长生路上也总需要些点缀,否则便显得太枯燥无味。

更何况按照玄庆前辈的说法。

自己想要保住南阳宝地,最大的对手或许还不是龙宫……而是更为恐怖的存在。

“告辞。”

沈仪收起玉简,与众人道别,转过身唤出乌光飞剑,顺着来时的那道接引金光,踏剑离开了搬山宗。

重新回到那接连天海的擎天巨柱之前。

沈仪垂眸看去,脚下一望无际的汪洋似乎和南洪如出一辙,但那翻滚的波涛间,所蕴藏的凶险却更加深不可测。

他又回头瞥了眼那陷入云幕的高耸山峰,视线落在了那硕大无比的掌印上,感受着上面历经漫长岁月后仍旧残留着的令人心悸的气息。

仅是登上白玉京,还差得远呢。

他闭眸回忆了一下脑海中的地图,这面板的推演没能提升什么悟性,反倒是把记性给练上来了。

随后选了个僻静之地,踏剑化作流光掠去!

青年发丝略微拂动,单薄墨衫于风中猎猎作响,千百里转瞬而逝,青天与碧海交错,倒也是有了几分先前他想象中的剑仙模样。

但在这般飘逸的一幕中,他安静立于剑上,竟有种天地倒转而岿然不动之感。

神岳真意!

这就是沈仪在那无名山中的收获。

这乃是对那厚重压迫感的一种领悟,既不能提升修为,也没办法作为手段使用,涉及到合道境的东西,分明很珍惜,却如同鸡肋般食之无味。

而神岳法,便是让这道真意发挥效用的途径。

沈仪之所以要刻意离开搬山宗,主要是这门功法乃是人家的镇宗之宝,别的不说,宗主和道子肯定是修习过的,若是又像先前那样溢出什么气息,难免又惹些麻烦在身。

搬山宗这宗门整体问题不大,但要是不知死活,非要拿那些超出常人理解的诱惑去考验人家,那可就不好说了。

让沈仪略感意外的是,想要通过无名山的考验,需要有淬体的经历,但得到的功法,却跟淬体灵躯法没什么关系。

至于具体是什么,还得推演完了再说。

沈仪收起乌光飞剑,身形悄然落在了一处山岗之上。

神岳法虽是他从未涉及过的合道境手段,但心中的压力反而没有在无名山内那么大。

毕竟有神岳真意铺路,再加上……

沈仪闭上眼眸,将那位东殿主的妖魂给抽了出来。

相较于更漫长的时间,还是一个人悟道时的孤寂更恐怖,有人互相探讨,才能勉强让心智不至于崩溃。

“我主……其实乌俊脑子也挺好……”

麟甲粗粝苍老的黄龙,在面对这个骇人的青年时,却是露出了和先前一般讪讪的笑容。

柯十三话还没说完,便是欲哭无泪的被拖进了面板之中。

【剩余妖魔寿元:八十一万年】

【合道.神岳法:未入门】

【第一年,你盘膝而坐,开始向柯十三口述整本神岳法,并让其细细体验那道神岳真意,妖魂被镇在地上,重新体验你曾经体验过的登山路……】

随着妖魔寿元毫无休止的灌入。

广阔山脉间仿佛缓缓立起了另一座无名山,厚重的压迫感徐徐朝着四周蔓延而去。

……

西洪,水麟洞天。

嶙峋的黑石自水中探出,以夸张的弧度朝着天际延伸而去,一眼辨不出其有多长,横面宽广无比,宛如张牙舞爪的恶鬼,探出其修长的双臂,欲要抓到什么。

唯有站在极远的地方,才能看见在黑石的一端,那恶鬼探出的尖锐手臂上,有一蓬仅存的绿荫团簇起来。

这哪里是什么黑色石头,分明是一颗倒塌的古树,上半截在外面,下半截埋入水中,整个树躯都像是枯死了万年,表面宛如石质,其间布满了深洞。

一颗体型堪比巨山的枯树!

那深洞中,偶尔有泛着幽光的圆粗身躯蠕动,鳞片滑腻,和古树摩擦间发出令人牙龈发酸的的声音。

放眼天下妖魔,在拥有了洞府后,都会不约而同的化出人形,筑高楼,起洞府,让自己住的更有面子些。

但地冥幽蟒一族,却是习惯了以本体示人,因为这妖躯乃是它们最倚仗之物。

自从被龙宫赶出水域后,更是小心谨慎,直到近些年才稍好了些。

此刻,就在这颗古树的内部。

体型相较其他地冥幽蟒要明显小了一圈的黑蟒略显不耐的甩了甩尾巴,砸开了想要靠过来的另外几条幽蟒。

“滚!”

幽蟒少主昂起首级,阴恻恻的朝着洞外看去。

随即又重新把身子伏了下去。

对于妖魔而言,特别是它们这种堪比白玉京的大妖,动则二三十万年的寿元,沉睡数百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主动休眠,和被迫呆在洞天里,显然是截然不同的感觉。

最近一年多,西洪不太平。

幽蟒一族虽实力强悍,但显然还没到能让它这头少主随意在外面闲逛的的地步。

甚至它能安安心心的躺在这里,都还是靠了别的倚仗。

幽蟒少主感受着心底的燥意愈发浓郁,那种不甘之感也愈发强烈起来。

它在西洪也是有头有脸的存在,再加上血脉神异,实力也是不同凡响。

但在无量道皇宗面前,整个地冥幽蟒一族加在一起都算不上一盘菜。

此事想要有所转机。

要么就是无量道皇宗突然抓够了妖魔,亦或者放弃了这个念头,要么就是有同等层次的妖族看不过去,出面来管上一管。

前者只能看命。

后者……那些真正能在无量道皇宗面前说上话的妖族,都还在观望,毕竟道皇宗做事还是挺有分寸的,不仅自身不出面,只让别的势力去办事,而且也不会真的得罪上那些大妖族。

譬如龙宫,就压根没有感受到这场涉及整个洪泽的风波,反而由于各大宗门都忙于捉妖,力不从心,让它们比曾经更霸道悠闲了许多。

念及此处,幽蟒少主瞥了眼周围几条“爱妃”,忽然又生出些反胃感。

干脆重新闭上了眼眸,强迫自己进入沉睡。

就在这时,巨大的轰鸣声近乎响彻了整个水麟洞天!

轰隆隆——

就在那犹如巨山般庞大的枯树之下,接近水面的那一段。

身着黑白短打的中年人脚踏水面而立,粗糙的手掌安静贴在了树皮上,整条手臂看似没有发力,但这盘踞了整个幽蟒一族的古树,却是肉眼可见的朝后面移动了三尺距离。

“嘶!”

刹那间,树身中窜出了一条条幽光蛇躯,皆是嘶吼着如群魔乱舞!

它们暴怒的看向水面。

阎崇嶂缓缓收回手掌,在那历经悠长岁月而不朽的树身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金色掌印。

在他身后,以杨运恒为首的十余位白玉京修士皆是抱臂而立,目光漠然的扫向那群百余丈长的嘶鸣巨蟒。

“搬山宗前来伏妖,还请诸位受死。”阎崇嶂朝着天际拱了拱手。

诸多地冥幽蟒还未反应过来,便是在云层中又看见了三道并立的身影。

最前方的那位是个身着鲜红长衫的女子。

她薄唇轻抿,眼眸中携着化不开的冷漠,葱白五指攥着一柄温润的玉剑,好似精巧的玩物。

顷刻间,玉剑扫过长空。

白芒汇聚,照亮了整颗漆黑古树,然后迅速收束。

地冥幽蟒一族最引以为豪的妖躯,在那白芒之下悄然消融断裂,腥红的血浆宛如漫天骤雨,哗啦啦的洒满了巨树和汪洋。

“……”

阎崇嶂眼皮跳了跳,习惯性在心中比对了一下,随即吐出一个莫名其妙的数字:“六十?”

杨运恒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倒不是不认同,而是那位天剑道子只开了两座仙城,看不见第三座内的道兵,仅判断这把玉剑在道兵录中的排名没什么意义。

众所周知,随着开的大城越往后,在同等品质的情况下,道兵的威力也是愈强的。

就在这群修士做好了准备,各自唤出白玉京仙城的同时。

颤抖的古树中。

幽蟒少主并没有出去,而是怔怔盯着天幕中转瞬而逝的白芒。

浑身打了个冷战的刹那,眼底却是涌现出一抹古怪的神情。

它并没有为了数位同族大妖的陨落而太过悲伤,反而缓缓蠕动身躯,将视线投向了古树最顶端那一抹绿茵……

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吗?

搬山宗前来伏妖?

阎崇嶂,你拿什么来伏啊?

但现在,是真的有些忍不住了。

这位天剑道子到底在说什么?明枪暗箭直接变成造谣诽谤了?

他很难想象,苏红袖和沈宗主是何时熟稔到了这般地步的。

特,特殊癖好?

沈仪太阳穴跳了两下,缓缓朝着苏红袖看了过去,自从离开南阳宗后,他早就习惯了喜怒不形于色,避免被旁人察觉出南阳宝地的窘态。

有没有可能……这都是自己等人先入为主的看法。

实际上沈小友只是南洪七子有些许关系,所以才结伴而行,并不是同宗修士?

想到这里,阎崇嶂摇了摇头,无论如何,此事肯定是万万不行的。

搬山宗两人愕然回眸。

魏元洲和白巫怔怔楞在原地,特别是魏元洲,唇角抽搐了两下,满眼都是不解。

不过阎崇嶂没有多言,这种事情还轮不到搬山宗这些外人来管,几位南洪道子看上去都是经验颇丰之辈,定然不会看着沈小友胡闹。

然而让搬山宗两人有些错愕的是。

以洪泽的浩瀚凶险,别说是什么天骄了,就算是已经彻底成长起来的合道境巨擘,也不敢说横行无忌。

那么多的妖魔,数不清的险地,一个不留神就得栽进去。

难道自己等人都猜错了?

阎崇嶂脑海中忽然掠过了一个大胆的猜测,由于这几人是一同来拜宗的,所以他下意识将沈仪当作了南洪七子的修士。

似他们这些从小在西洪长大的修士,出行都要寻几个同门一起,互相有个照应,哪怕出事了,至少也有机会把消息传出来,给背后的势力一些反应的时间。

更何况是沈小友这般初来乍到的年轻人。

说点不好听的话,路都识不清,极有可能一脚就踩到什么坑里去。

阎崇嶂双掌僵在空中,有些疑惑的看向几位南洪道子。

不知为何,他竟是从沈小友的话中听出了一种莫名的意味。

那就是这位年轻修士,似乎和这群道子并不是很熟的样子。

阅读从斩妖除魔开始长生不死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washuwx.com)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