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酒后

最新网址:www.washuwx.com

之前想要争锋的那些家族成员,如今坟头草都半人高了。

整个家族的议会堂上,就只有她的声音.

“说到底还是与我们有恩的。之后,他必然要来矿城,到时候好好结交吧。”轮椅女人轻笑:“你说,他有可能是下一代冠军吗?”

“前有冠军继承者,后有冠军代理。怎么?冠军一队真就是天命所归吗?”

“夜将.在方舟内,我曾听到过他的名号。本以为他已经死在了灾雾之中,没想到还有如此机遇。成长为了队长级强者。”

“持书者没算到这号人物吗?”

“谁知道呢?那老阴逼向来神秘。不曾透露过名单上的人。最多只能猜测了。”

“等下一次集会吧,若是持书者出面,或许还能解惑。”

而比起那些势力的揣摩,余烬教会的两大派系,则是惊喜万分。

“帝陨神选才回巨城,便已经入主冠军一队。有大人配合,我等计划必然成功!”

“不愧是帝陨神选啊。果然是被官方所看重的。之前隐瞒他的身份和能力,是正确的选择。”

“可惜,即便是冠军代理,也未能查到那位冠军继承者的身份和所在。藏的也太深了。”

“毕竟是下一代冠军,杨辰可能将其带在身边培养了。”

“总之,帝陨大人绝不能暴露身份,安排一些教众,成为他的功绩吧。”

“已经在安排了,冠军代理很快便会成功捣毁一个混沌仪式,让他取得更大的荣耀与功绩!”

“两大派系合作,必然能让帝陨大人登上权力的巅峰!”

“他已经是这个年龄和强度的巅峰了”

而比起其他势力的喜悦或担忧。对冠军代理或警惕,或交好。

景家的内部,则是复杂的多。

景鳞所在的三脉与其他几脉的成员,冲突也愈发激烈。

作为至尊的三房子嗣,景季这一脉,一直不受关注。

毕竟,作为三脉家主的景季自己天赋都不算高,在五十多岁才成为六觉。

还远不如家族中那些三十之前,便能晋升六觉的天才成员。

但作为至尊血脉,他们还能承担某些外人无法承担的责任。

景家的崛起和第一代神子有着很大关联。

在灾厄时期,在灾雾吞噬的景家先辈与某位强大存在进行了某种合作,诞生了第一代神子。

神子天赋超群,短短几年内,就晋升君王,率领被灾雾吞噬的人类逆转战局。

最后,更是以自身性命为代价,镇杀了灾雾主宰。

摧毁一个即将形成的禁区的同时还救下了不少人类。

之后残存的人类建立了耀青巨城。这也使得景家就此崛起,并展开了继续诞下神子的措施。

二代神子诞生,其母体乃是景季的一个姐姐。也是当时契合度最高的人。

但由于契合度问题,母体在诞下神子后,便油尽灯枯死去。

而第二代神子也未能成长到极致,便死于一场阴谋之中。

之后,景家继续挑选适配者。

但好不容易出现的适配母体景莲,在荒野游侠的干预下逃离景家,这使得三脉这些年的处境很不好。

如今,更是再次因为神血和本家起了对立。

三脉的景诺,契合度虽然不算最高,但也远超其他景家女性。成为了本次血子孕育的人选之一。

而三脉以景鳞为首的年轻成员,则不这么想。

就如景鳞对李夜来所说的,谁又能忍心让自己的亲亲的妹妹成为怪物的生育工具呢?

神子?仙神?那不就是虚境中的诡异生物吗?

所以,哪怕景诺都默认了自己的命运,景鳞这个当哥哥的,也绝不会如同!

他的父亲和爷爷,默认了他的选择。

而三号边境城官方,也无声无息的做出了些许帮助。

在巨城的某个官方安全屋内,景鳞看着面前的妹妹,沉声说道:“夜将已经成为了冠军代理,只要在边境城内,他们便不敢乱来。放心好了,我和夜将过命的交情,就算他们本家来硬的,强行带走你。他们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巨城官方又怎么能为了我和一个世家交恶呢?能帮我们找个安全屋已经很好了。”景诺摇头,以为景鳞是在安慰她。

“不,你可别小看了夜将.”景鳞咧嘴。

巨城自然不会随意插手世家内的争斗,但余烬教会这群疯子就没有限制了。

本家队伍要是在荒野中遭遇了血神派系的军团,估计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帝陨神选之威,可是十分恐怖的啊。

“不过,夜将也不知道在忙什么,我昨晚发给他的讯息,打算和他庆祝一番,却一直没有回复。”景鳞看了眼自己的手机,疑惑的说道:“到现在都没回啊,他昨天才成了冠军代理,今天就摸鱼啊?”

其实,不只是景鳞,好多外来家族都打算联系并接触冠军代理。

在神藏仙宫即将开启的特殊时期,若是能够和冠军代理搞好关系,他们或许能在仙宫内获得帮助。

但很可惜,他们都没能联系上李夜来。

哪怕是有人直接到来了东城分部,也没能找到李夜来。

不过,李夜来虽然是冠军代理,一队各个小组也都有着各自的既定任务,加上副队长祖超坐镇,倒是没有出现什么纰漏。

巨城虽然给了李夜来权利,但也没有让李夜来太过忙碌。

所以,哪怕知道李夜来可能在偷闲,官方也不甚在意。

而另一边,东城分部的家属公寓中,一间昏暗的客厅内。

李夜来感觉自己口干舌燥,酒精带来的痛苦,让他的意识到如今都不曾恢复。

到底是霸主级超凡生物所酿造的果酒,即便是李夜来的肉身强度也扛不住啊。

应该说,六觉强者中都鲜有人能扛住这种醉意。

随后,在恍惚中,李夜来感觉到了面前有光影闪动。

他努力的睁开眼睛,便看到了女孩伸出白皙的手臂拿起了一瓶矿泉水。

在拧开瓶盖后,却没有递给李夜来,而是自己饮下。

有水滴从她被咬破的嘴角处滑落。

滑过她纤细白皙却有着好几道红痕的脖颈。

滑过她原本精致柔美,如今却有着好几道牙印的锁骨。

水滴从锁骨上滑落,滑过被扯开领口的粉色短衬,滑向那抹被红痕与牙印沾染的雪峰.

而女孩的五分热裤也被上撩,露出了那白皙的大腿,一只右手正覆在其上。

等等,那是自己的手?

李夜来惊慌的瞪大眼睛,却看到女孩的脸颊靠近.

我在做什么啊?

李夜来瞬间起身,全身被冷汗浸湿。

“玩偶.”他的声音沙哑且惊慌,他冷汗直冒,也感觉头疼无比。

他晃晃悠悠的从沙发上爬起,看向四周。

却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家里。

回到了自己家的客厅内,身上还盖着一张小毯子。

“老哥,你可算是醒了。”坐在饭桌上的李云烟吐槽道:“你们喝的可真不少啊。”

李夜来捂着额头,宿醉的痛苦依旧存在。但他也顾不得这些了,急忙问道:“玩偶呢?”

而随着他开口,李夜来感觉到了嘴唇上的刺痛。不仅如此,身体各处都隐隐泛痛。

“她啊.送你回来后,就走了。早和你说了,出去要小心安全啊.”李云烟回应着,她看向李夜来的嘴唇,脸色古怪,心里嘀咕着‘芝士姐看到,估计要气哭了.’

“嘶,她怎么样了?”李夜来被嘴唇上的伤口痛的吸了口凉气。

“不知道啊,她穿着青蛙玩偶服,我也看不到她脸色。”李云烟摇头。

随即,她目光闪动,问道:“她怎么了?或者说,你们发生了什么?细说!”

李夜来却没有回应,而是进入了洗漱间。

看着镜子中,自己被咬破的嘴唇。

印证着之前的画面,绝非什么幻觉或梦境。

李夜来的脸色一阵发白,心里也是惊慌失措。

自己前脚才说叶寒是个人渣,利用自身的诅咒抗性图谋那些女孩。结果自己.就在欺负了朋友。

该死,那自己和叶寒还有什么区别?

李夜来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清醒一些,冷静一些。

随即便拿起联络器,询问玩偶在哪里。

另一边,玩偶看到了讯息,犹豫许久没有回复。而是在群聊里打字。

[醉的太厉害了(;д`)ゞ]

“他真的不是第九代冠军吗?”

某些势力对李夜来这个横空出世的冠军代理,感到忌惮,尤其是李夜来的脸谱。其之特殊,让这些势力都感到了危险。

哪怕冠军一队已经落莫,不如曾经的巅峰。但也不容小觑啊。洪家与其交好,百利而无一害。

景家就是没有这种头脑,或是有了其他更深的恩怨?

轮椅女人点头,随即在桌面的地图上摆弄着什么,她以自己的手掌计算了三号边境城到天国境内银山城的距离,又去计算了大雪山的位置。几分钟后,她仿佛获得了什么答案,露出了一丝笑容。

“不错,的确是他。没想到他如此强大,能力是如此的特殊。好在,之前我们也未曾招惹过他。”一个管家模样的老人笑道:“不像那景家,引得夜将不满。居然直接落了脸面。明明听说景家三脉与三号边境城关系不错的。”

在某些家族获得的情报中,景家应该和三号边境城的处理部关系不错才是。

毕竟,是在灾雾中并肩作战过的。且双方还达成了更为密切的合作。

“不太可能,据说冠军继承者乃是六觉灵能者。而在他之前还只是四觉,才刚刚进入五觉而已。”老管家回应:“但依旧值得拉拢,他之后必然要来拜访家族,我们有不少机会呢。”

“毕竟有恩于我们洪家,我们也有亲近的借口。若是可以请他在仙宫内照顾一二.”老管家说道,显然,李夜来的冠军代理,让他意识到了更多。一位实权队长,且还是巨城中最强的冠军一队。

在掌权后铁血无情,将家族内管理的服服帖帖。

景家内部的各脉派系争斗,在这里根本没有任何空间。

结果,冠军代理被景家六觉强者挑战。最后,冠军代理还毫不留情的一招击败了对方,完全没有给景家任何面子。

“家族内的纷争,你我还不了解吗?三脉和巨城关系好,不代表其他几脉与他们相同。”轮椅女人笑道,不由伸手摸了摸自己异常纤细的腿。

熔岩矿城内,灵能世家洪家的家主房间。

坐着轮椅的女人,扫了眼情报,笑道:“夜将.那位找到我爷爷尸骨的夜不收吗?他成冠军代理了?”

老管家一时无言,至少在目前的洪家,是没有这种情况的。

这位看似柔弱的女人,有着远超常人的毅力与智谋。

所以,即便是被人迫害身体残缺,灵能层次难以提升,但也无人敢小看她。

经过一天一夜的扩散,李夜来成为冠军代理的讯息,终究是被边境三城和熔岩矿城内外的势力所知悉。

三号边境城自玩偶之后,又出现了一位五觉队长级,让各方势力有惊有喜。

各巨城官方自然是欣喜,但也有一些势力,有了不同的想法。

阅读黄泉逆行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washuwx.com)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